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大雅春风第二博客

荣辱不惊闲看庭前花开花落 去留无意漫观天外云卷云舒/云水风度 松柏气节

 
 
 

日志

 
 
关于我

大学学历,中学高级教师。建平县诗词学会会员,朝阳市诗词学会会员。曾历任中学教师、团委书记、教导主任、乡镇总校长和党委书记等职务。曾获县级优秀共产党员、市级优秀教育工作者称号。酷爱文学艺术和结交各界朋友,擅长诗词和史志写作。曾为县人民法院编撰审判志,多次撰写乡镇志和校史,并参与县实验高中档案编制工作。多次在《中国教育》、《辽宁日报》和《辽宁教育》等报刊上发表论文和文章。退休前,在国家和省市级报刊上发表文学作品若干篇。近期已有近百首诗词散文入选辽沈文坛《枫叶集》、《盛德颂》和《梦之歌》等诗词文集。

【原创】关于古诗出格与出律  

2018-03-23 17:36:0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关于古诗出格与出律


     现在的人们评论旧体诗歌,很容易陷入一个误区。那就是以是否出格、出律为评价一首诗歌好坏的标准,其实是不确切的。

     首先,律严未必是好诗,好诗未必死扣律。据王力先生研究,律诗在唐朝中唐之前,无所谓平仄一定要对,一联与一联间一定要粘。这是中唐以后渐严起来的。宋人还有犯拗的,包括苏东坡都有犯拗不合律的。律诗不许犯出律犯拗,是从宋以后的科举考试才严起来。要求不准有失粘失对的,于是粘对成为金科玉律了。

     可见,律诗不许犯出律犯拗只是宋以后的标准。且不说这个标准是不是合理,单就以宋人的标准来评价唐诗,那么在唐人诗句里“失粘、出律”之处那也是比拾皆是的。但又有谁能以此标准说唐人的诗不是诗呢。

     王维的名句“山路元无雨,空翠湿人衣”,在原诗中就是平仄犯错的,上句第二字用“路”仄声音,按律下句第二字“翠”该是平声音。五律里,是一三五不论,二四六分明,犯在这第二个字上平仄错误。在魏明伦看来,是绝不应该的。但王维偏这样写了,你能说他写的不是诗吗?

     大诗人韦应物,也写过不少“失对”的句子:“润树含朝雨,山鸟弄余春。”(《简卢陟》)第二字都用了平声字。“两地俱秋夕,相望共星河。”“高梧一叶下,空斋归思多。”“方用忧人瘼,况自抱微疴。”(《新秋夜》)这首诗共八句,作为对来说,分为四对,倒有三对犯了“失对”,“地”、“望”都是仄声字,“梧”“斋”都是仄声,“用”“自”又都是仄声。按照现在的魏明伦之类的诗评家看来,又该如何评介这些诗呢?

     即使被称为律诗大师的杜甫与中唐的刘禹锡也有“失对”的例子,如杜工部那首有名的《忆弟》:“且喜山河定,不问邺城围。”“喜”与“问”都是仄声音;刘禹锡的“失对”例子,如“雨频催发色,云轻不作阴。”(《春有情篇》)这里“频”与“轻”都是平声,“从此洛阳社,吟咏属书生”(《送河南皇甫少尹》,也是第二字“此”与“咏”用了两仄声。

     又如王维写有名诗句“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那首,首句“中岁颇好道,”除第一字为平声外,连犯四个仄声字,这是律诗中最忌的犯“孤平”的句子,后句“晚家南山陲”则是五字只有一个仄声字“晚”字,余皆为平声字。第三句又是犯孤平“兴来每独往”唯“来”字为平声字,余皆仄声字。最后结尾的“谈笑无还期”则是一个仄声字“笑”,余皆平声字。又如杜甫有《白帝城最高楼》:“扶桑西枝对断日”句,“扶桑西枝”是四个仄声字连用,全破了律诗平仄相错的规矩。这些诗,在魏明伦看来,也都是“平仄错乱的”。

     在古诗名家中,以上类举的例子还有很多很多。各位有兴趣的可以去看看汪涌豪、骆玉明先生主编的《中国诗学》第四卷,有专节论“拗体”、“拗律”、“拗绝”。

     只是可笑的是,后世旧体诗研究者无法解释和接受杜甫、王维、刘禹锡等伟大的诗人在格律诗中还有“失对”、“失粘”这类现象,于是创造了这么一个理论,说在中国律诗中本存在有“拗体律诗”一派,字还是五言或七言,但平仄并不讲究要相对。这是一种为“哲人讳”的心理,也是一种“削履适足”的自欺欺人的诗歌评论方法。哲以为是后世诗歌研究和创作者走进了一个误区,他们没有真正认识到诗歌创作的本质,目光只停留在宋诗的基础上,将“粘对”奉为金科玉律,偏重于诗的形式而不是内容。律诗不许犯出律犯拗只是有宋一代的标准,但这个标准并不应该成为诗创作的普遍标准,在诗歌创作上“以今轨古,以古轨今”都是不合适的,也是不科学的。

     因此必须还原出评介律诗的标准,绝不应该将有宋一代的律诗标准作为诗创作的普遍真理。格律作为一种形式美的追求,主要是为了音调的和谐与变化优美,如果过分追求,倒真如主席与人论诗所说的是“谬种流传”。闻一多先生把写格律诗说成是“戴着镣铐跳舞”,这个比喻很是形象。哲以前也曾经说过,就是“舞要跳的好,还得把脚镣给忘了”。不然时时想着"脚镣",舞还能跳的好吗?

     应该说任何一种文学体裁,其形式都是为内容所服务。形式再好,内容糟糕,依然是一堆垃圾。反之,内容若佳品,形式就可以为之改变。否则,只会被形式所束缚,做了形式的奴隶。联系到诗词创作,我们应该牢记《红楼梦》中林妹妹曾经说过的一句话,那就是“若真得了奇句,便是平仄虚实不合,也是使得的。”古人尚能见识如此,况于今人?
     内容若次品,格律形式就万万不可以为之改变!
     

     资料来源/周延龙诗歌 

     编辑整理/大雅春风

     2018/03/06



  评论这张
 
阅读(4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