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大雅春风第二博客

荣辱不惊闲看庭前花开花落 去留无意漫观天外云卷云舒/云水风度 松柏气节

 
 
 

日志

 
 
关于我

大学学历,中学高级教师。建平县诗词学会会员,朝阳市诗词学会会员。曾历任中学教师、团委书记、教导主任、乡镇总校长和党委书记等职务。曾获县级优秀共产党员、市级优秀教育工作者称号。酷爱文学艺术和结交各界朋友,擅长诗词和史志写作。曾为县人民法院编撰审判志,多次撰写乡镇志和校史,并参与县实验高中档案编制工作。多次在《中国教育》、《辽宁日报》和《辽宁教育》等报刊上发表论文和文章。退休前,在国家和省市级报刊上发表文学作品若干篇。近期已有近百首诗词散文入选辽沈文坛《枫叶集》、《盛德颂》和《梦之歌》等诗词文集。

【原创】 学者谈格律诗写作中出律和孤平并非大忌  

2018-03-23 20:23:17|  分类: 诗词曲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 学者格律诗写作中出律和孤平并非大忌   

       学者壮图山人说:最近在网上常看到有人评价,某人的诗出律或孤平,似乎他非常内行,对格律诗知之甚多。其实这是很不正常的情况,这种有意挑刺的做法,对格律诗写作的健康发展是非常不利的,必须坚决抵制。

       中国格律诗界最权威的机构中华诗词学会的专家一致认为,任何人都不能随便的说人家的诗出律,比如平仄错了,我们不能说人家孤平,更不能武断地说人家出律,正式的说法叫失平仄或叫失替,根本就没有出律那么严重

?       至于孤平一般指七律中“仄仄平平仄仄平”这个句式。如果按照一三五不论的原则,那么句式就变成了“仄仄仄平仄仄平”,除去韵字,全句只有一个平声字,其实这也是格律诗写作所允许的,唐人李白、杜甫的格律诗中并不少见,但后来被人称之为所谓的孤平,并且认为是格律诗的大忌。可是没有人知道孤平这个概念,是几千年后清朝的王士祯发明的,而且他的初衷也并不认为孤平是格律诗写作的大忌。根据现有资料,王士祯讲的孤平必须具备如下五个条件:一是必须是七言律句;二是在殿试取得状元的情况下;三是仅指“仄仄平平仄仄平”这个句式;四是在基础格律都正确的情况下;五是在韵句中,且在其它毛病挑无可挑,必须是在鸡蛋里挑骨头的情况下。由此可见,王士祯仅是拔高要求,并且摆明了是故意找碴。因此,现在有人评价他人的诗随意地说是孤平或者出律,说实在话,姑且不说你是拾人牙慧,其实是在有意挑刺。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自王士祯提出孤平这一概念之后,从来没有任何官方机构将这个概念纳入格律的范畴。因此,孤平从来就不是格律中的术语,当然诗中出现孤平也不是出律。事实上,就是在在科举考试中,也没有任何一次说过孤平。
       由此可见王士桢的个人意见并没有得到官方的认可,后人扯虎皮作大旗,弄得似乎孤平就是作律大忌,实在是自已为自已找个枷锁套上。这对于格律诗的写作没有任何帮助,我们完全有理由反对和抓制这种无端的指责。
       当然话又说回来,能够避免出现上述情况还是尽量避免,因为讲究格律诗的韵律确也是一个不容忽视的重要问题至于失替是指一个句子中,偶数字的平仄应该是平仄平或仄平仄这样交替的,如果是平平仄或是仄仄平就是失替。很显然这是格律诗中常见的表现形式,如果没有这些形式,格律诗反而会没有韵律感。所以说失替也并不是格律诗写作中的大忌。

?       此外要特别说明的是,我所提到的失替是在格律诗的一个特定句子中。而失粘则是指格律诗的两个句子间。那些所谓的格律诗内行,点评时一定不要搞混,不分青红皂白地指责别人。
       现在我们写作格律诗纯粹是出于对中国传统文化的一种喜爱,没有任何功利目的,希望获得积极的肯定。就算真有毛病,如果不是一窍不通,也不能嗤之以鼻,应该用商榷的口吻与人沟通,而决不能简单地指责为出律,这是不能接受的做法。



资料来源/微信头条·爱看
搜集整理/大雅春风(李振唐)
2018/03/21




  评论这张
 
阅读(238)|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