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大雅春风第二博客

荣辱不惊闲看庭前花开花落 去留无意漫观天外云卷云舒/云水风度 松柏气节

 
 
 

日志

 
 
关于我

大学学历,中学高级教师。建平县诗词学会会员,朝阳市诗词学会会员。曾历任中学教师、团委书记、教导主任、乡镇总校长和党委书记等职务。曾获县级优秀共产党员、市级优秀教育工作者称号。酷爱文学艺术和结交各界朋友,擅长诗词和史志写作。曾为县人民法院编撰审判志,多次撰写乡镇志和校史,并参与县实验高中档案编制工作。多次在《中国教育》、《辽宁日报》和《辽宁教育》等报刊上发表论文和文章。退休前,在国家和省市级报刊上发表文学作品若干篇。近期已有近百首诗词散文入选辽沈文坛《枫叶集》、《盛德颂》和《梦之歌》等诗词文集。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曾洪根作《郑板桥对联故事》  

2018-03-23 20:43:38|  分类: 对联拾趣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曾洪根作《郑板桥对联故事》

郑板桥(1693—1765),清代著名的书画家和诗人。“扬州八怪”中的最杰出者,被后人称为诗、书、画“三绝”。下面,笔者说说他与对联的故事。

一天,郑板桥的一位好友笑着对他说:“您才思敏捷,出口成對,为自己写一副联语吧。”郑板桥并不以为是玩笑,立即认真地写起来:

虚心竹有低头叶,

傲雪梅无两百枝。

这副联语,确是郑板桥的自我写照。他对艺术精益求精,一丝不苟,总愿意虚心求教于别人;而对封建官场的歪风邪气却绝不随波逐流。因此,他虽做官,却处处关心民众,不逢迎拍马,终于被罢了官。这副联语出自他自己的手笔,惟妙惟肖地活画出郑板桥虚心好学、刚直不阿的高风亮节来。

嘲弄大盐商

据说有一个大盐商,得知郑板桥的字画名声很大,堂屋里要是挂上一副郑板桥的亲笔对联,他也就能挤进“雅士”的行列了。

于是,他到郑板桥家去求字。郑板桥故意把价钱说得很高,开口要一千两银子。大盐商一再还价,郑板桥最后答应价钱降下一半。郑板桥说:“我这里有个规矩:先付钱,后写字。”大盐商只好忍痛把讲好的五百两银子给了郑板桥。

郑板桥收好银子,铺纸蘸墨,笔似龙飞蛇走,一下子写出七个大字:

饱暖富豪讲风雅。

写完,毛笔一放,转身就走。大盐商忙拽住郑板桥的袍襟说:“先生,你只写了上联呀!”郑板桥笑着说:“你只付了一半价呀!”

大盐商知道中了郑板桥的计了,没奈何,忍着割肉般疼,把另外五百两白银也交给了郑板桥。郑板桥这才续了下联:

饥馑画人爱银钱。

他写好了笑笑说:“我们画人不像你们高雅,你们看不起金钱,我们却‘爱财如命呀!哈哈哈!”

出对试才

清朝时,有一位教书先生在一个有钱的人家当教师。春天双方商定一年酬金八吊。可是,到了年终,主人不仅一文钱不给,还把老先生辞退了。老先生便到县衙门告状,县令郑板桥听了老先生的申诉之后说:“恐怕你才疏学浅,误人子弟,不然,人家怎么会不给你酬金呢?我今天要当场考考你,看看你的学问如何。”老先生急忙申辩,并表示愿意当场应试。

郑板桥随手指着大堂上挂着的灯笼说:“就以灯笼为题,我出一上联,你对下联。”于是郑板桥出了一个上联:

四面灯,单层纸,辉辉煌煌,照遍东南西北;

老先生听了,深思片刻,便脱口而出:

一学年,八吊钱,辛辛苦苦,历尽春夏秋冬。

郑板桥听了,很欣赏老先生的才华,当即下令把被告传来,结了此案,并把老先生留在自己身边当差。

自寿联

郑板桥早年家贫,一生只做过两任知县,为官清正,体察民情,因帮助农民打赢官司和办理赈济,得罪了权贵,而被罢官。他做官前后,都住在扬州卖画。过六十寿诞时,他给自己写了一副寿联:

常如作客,何问康宁;但使囊有余钱,瓮有余酿,釜有余粮。取数叶赏心旧纸,放浪吟哦;兴要阔,皮要顽,五官灵动胜千官,过到六旬犹少;

定欲成仙,空生烦恼;只令耳无俗声,眼无俗物,胸无俗事。将几枝随意新花,纵横穿插;睡得迟,起得早,一日清闲似两日,算来百岁已多。

这副对联,写得轻松愉快,洒落自在,是极为有趣的,传神地表达出郑板桥的风度和胸怀,以及老年时的兴趣与性格。

即景得句

郑板桥被罢官后身边萧条,一时无处安身,便在友人的帮助下,搭建了间泥墙草屋,暂且安顿下来。他生性乐观豁达,虽囊中无几,仍不急于谋生,终日吟诗写画作乐。

一晚,天高云淡,月明风清。郑板桥兴起,信步去到不远处的河边,独自一人,泛舟河上。但见那船篷日久失修,破洞处处,月光通过破洞照入舟中,郑板桥忽有所感,高声吟道:

篷破船装零碎月;

上联吟出后,郑板桥思来想去却久久想不出下联,不禁兴致索然,怏怏而回。

数天后,郑板桥仍无法续得下联。一个阴沉的天气,郑板桥晚饭后便早早地上床睡觉了。到了半夜,忽地一阵狂风吹来,紧接着暴雨连番,那泥墙怎经得起这狂风暴雨的摧残,只听见“哗啦”一声响,泥墙倒了一大片,风满满地灌进屋中,郑板桥的夫人正在叫苦连天,却听得郑板桥哈哈大笑:有了,有了!接着高声吟道:

墙倾屋进整齐风。
编辑整理/大雅春风(李振唐)
2018/03/22


  评论这张
 
阅读(22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